迭代诅咒

软件行业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,它能以持续迭代的方式进化。别的行业,一件作品完成就结束了,而软件行业可以不断更新版本,一直进化下去。

迭代魔法

迭代这个名词于数学概念:

函数迭代的过程,即反复地运用同一函数计算,前一次迭代得到的结果被用于作为下一次迭代的输入。 —— Wikipedia: 迭代

这个概念放在软件工程里就是:在前一阶段开发的成果上继续做进一步开发,得到更高更快更强的产品,如此周而复始。

和瀑布式开发相比,迭代算是个重要进化,一把控制成本风险的神器。以迭代概念为核心衍生出螺旋式、敏捷软件开发,又创造了 CI、CD1、MVP2、 等等,把开发过程中的成本和风险压缩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每隔 24 个月,互联网新产品开发成本降低一半,迭代周期降低一半,早死早超生于是风险也降低一半——互联网摩尔定律。

迭代诅咒

如果说这个迭代魔法有什么问题的话,那就是太多的垃圾以它之名诞生。互联网圈现在流行追求“够好”的产品,而“够好”的标准总是被压倒最低——对成本和风险的控制像是毒品,易成瘾且耐受性会不断提高。

我很喜欢电影和游戏行业的规则:如果你做出来一款垃圾,就会是一款永载史册的垃圾。这个紧箍咒促使行业人士追求卓越,创造最大价值的人得到最高回报,弱肉强食,明星效应。

软件和互联网行业也是弱肉强食,也有一些明星效应,但是迭代魔法大大削弱了这个特性。因为有“够好”的追求在先,那么无数“够好”的人也就够好了——迭代魔法削弱了这个行业对“更好”的追求,对行业进步的伤害是巨大的。这就是它的代价,迭代诅咒。

破除诅咒

可惜的是,身处其中的人无法破除诅咒。高速成长的市场和迭代魔法相加,就是这个诅咒的温床。既然成本和风险如此低廉的“够好”就能提供稳定利润,资本自然没什么动力去追求更难、更高风险的“更好”,直到市场走向成熟,不再高速成长,拥挤的场内已经容不下更多仅仅达到“够好”的玩家。

诅咒的破除,只有等待市场成熟。比如在笔记本市场以 7% 的占有率攫取 60% 利润的苹果就是“追求最好”的价值观代表,而国内的一众科技企业终于也开始若隐若现地举起“新国货”口号叫卖品质。

我的知乎签名自称“伪果粉,真谷忠”,但这件事情我是认真感激苹果的——它在这个充斥着“追求够好”价值观的行业里,证明了“追求最好”也是可以存活,可以赚大钱,可以股价上天的。疯狂成长的国内市场,太需要一个破除诅咒的榜样。

  1. Continuous Integration,持续集成;Continuous Deployment,持续部署;Continuous BlahBlahBlah,持续系列,指的是频繁(一天多次地)将开发代码集成到主干,测试和部署发布。

  2. Minimum Viable Product,也称为最简可行产品,是指有部分机能,恰好可以让设计者表达其核心设计概念的产品。设计者可以进行验证式学习,根据使用者的反馈进一步了解使用情况,并且继续开发此产品。